文化空间与民族记忆:百年藏庄的保护与传承 [图文]


时间:2018年11月2日  |   作者:骆桂花   |   来源:《中国藏学》2017年第4期  |   阅读:1124  |   评论:0

——以青海省化隆县塔加村为例

作者:骆桂花,青海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央宗,青海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硕士研究生。

摘  要:传统村落是一种典型的历史文化空间,是一部“活态”的地方民族志。悠久的历史赋予了传统村落深厚的文化内涵,因此古村落的保护和传承是对民族村落文化特质和民族记忆的重塑和强化。青海省化隆县塔加村作为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和第二批“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具有其自身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文化底蕴。文章通过塔加村传统民居和塔加寺院的田野调查,试图探析社会转型时期下民族村落公共文化空间的保护与传承。

关键词:青海省;塔加村;藏庄;文化空间;民族记忆;保护与传承

我国国务院办公厅《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申报评定暂行办法》第3条把“文化空间”定义为定期举行传统文化活动或集中展现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的场所,兼具空间性和时间性。②传统村落作为一种独特的公共文化空间,它是当地居民生产生活和社会生活的主要场所,体现了村民的生活理念、价值观和世界观。民居作为传统村落中典型的文化空间,是一种会呼吸的建筑,“被人们认为是历史文化的物质载体,是民族精神的物化体现,更因为其相对稳定性和对民族文化的保留,而被誉为社会历史的活化石。”③

青梅省化隆县塔加乡塔加村于2016年被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2017年国家民委又将其命名挂牌为“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扩大了塔加村在青海省的影响力和辐射力。“塔加”源于藏语,意思是一百匹马。塔加村是一个典型的半农半牧的纯藏族自然村落,语言以藏语为主。分为塔加一村和塔加二村,塔加一村现有92户,452人;塔加二村现有98户,474人。主要的经济作物以小麦、豌豆、洋芋、青稞为主,村民的经济来源以务农和牧业生产为主。塔加村依山而建,是一个小型的山城,房屋的数量呈梯状不断递增,村民住宅格局错落有致、井然有序,形成了一个小规模的聚居区,当地人称其为“布达拉式”的建

注释:

①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甘青藏区新型城镇化传统社会空间变迁、治理实践与区域稳定研究》(项目批准号:17BSH032);(甘青藏区新型城镇化社会治理与区域稳定研究》 ( 项目批准号:16BSH022 ) 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②王虹:《民族村寨文化空间保护与旅游可持续发展新探》[J],《 哈尔滨商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5期,第,54页。

③郑莉、陈昌文、胡冰霜:《藏族民居——宗教信仰的物质载体——对嘉戎藏族牧民民居的宗教社会学田野调査》[J],《西藏大学学报〉2002年第1期,第,5页。

筑风格。塔加村保存了许多传统的藏式二层民居,历经百年的文化沉淀,人们称其为“百年藏庄”。塔加一村中保存了4座传统民居;塔加二村中现有10座。村内还建有一座名为塔加寺的寺院。二者作为塔加村独特的文化场域承载了当地的文化记忆和认同纽带,具有延续性和传承性。

一、塔加民居与塔加寺

1.历史文化记忆:塔加民居  据当地老人口述塔加藏族是一千多年前吐蕃军队的后裔,是从西藏后藏地区迁徙而来的。当时,吐蕃大将阿米仁青加赶着五百峰骆驼,绕道今新疆地区来到现在的塔加地区驻守修建了现在的塔加民居群。后来由于藏王没有发出撒回命令,从此之后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

塔加村历经百年的历史沉淀,至今仍有14座传统民居。“民居是人人都必须具备的生存条件,所以民居文化是大众共同拥有的俗文化。古民居是现今保存较为完好的、年代较为久远的房屋建筑。”①塔加村保存了独特的藏式传统民居,屋内为土木结构的回廊二层四合院,俯瞰犹如天井一般。人居于上,货畜置于下:底层为牲畜和杂物的生活空间;二层为经堂、厨房和卧室,是主要的宗教仪式空间。民居中的“锅头连炕”是最具有的传统气息的建筑模式,具有很强的实用性和功能性:一是由于当时的塔加地区地皮有限,为了节约土地;二是塔加村依山而建,洪水多发,为了防止受到洪水的侵袭;三是采用二层楼建筑模式,阳光充足,采光良好;四是塔加地区当时盗匪盛行,民居户户相连具有防盗功能;五是塔加地区木材充足,当时人们就地取材建造了二层民居。木材均为松木结构。可以看出塔加村传统二层民居是当时村民智慧的结晶,是民族特色的集中体现。
不过,随时间的迁移和现代化的进程,塔加村民居产生了结构上的变化。普通民居和传统藏式民居区别在于,以前的二层四合院式的楼房,现在所剩无几。大多数的传统二层楼房近几年已经拆除,只留下十几座,而其余的都是近几十年新建的四合院,院内只剩一层,原本一楼的牲畜圈和杂物房已不存在,每家每户根据自己的意愿合理建造房屋。
塔加民居在修建过程中融入了宗教色彩。克利福德·格尔茨有言:“宗教信念在人类生活中的出现,是以宗教仪式的具体活动为背景的”。②塔加村的建房仪式正是如此:

准备工作:在居民建房前,首先会自己选择三四个满意的地方,分别取少量的土装进纸袋里,然后拿到“阿卡”(僧人)面前,请“阿卡”念经占卜给予指点。

正式建造:正式建房的第一步,是建房的关键,它标志着建房进入重要时期。确定建造地点之后,由“阿卡”在此地画线念经,之后进行煨桑,其作用为“驱污、净化”。“根据苯教史籍记载,由于普通人生活的场所随时都会有污垢和不净,在迎请神灵前首先要焚香净化周围的环境,消除不净和秽气。因此,煨桑被认为是一种净化仪式,每个污点、鬼、魔和秽

注释:

①陈文捷、陈红玲、方燕燕:《特色古民居文化的继承与保护性开发》[J] ,《商业时代》 2007年第36期,第,60页。

②克利福德●格尔茨:《文化的解释》[M],北京: 译林出版社,2015年,第88页。

 气之功效”①,经过“阿卡”的念经和煨桑之后,开始正式建造民居,在土地下埋放具有镇压恶魔和秽气之物功效的金瓶。建房第二步建房基,夯土墙;新房的整体结构建好之后,便开始第四步:内部装修;最后一步,新房建成后,再次对房屋内外进行煨桑仪式之后方可入住。

传统民居是一种文化的载体,是历史文化的沉淀,也是一个民族的象征物。“古村落民居的文化是建立在民居物质建筑基础上的精神属性总和的反映”。②青海省化隆县塔加村是为数不多的,仍保存相对完整的传统村落之一,承载着当地藏族人民的情感和记忆,也是对族群认同和民族文化的外在表现形式。

2.象征符号:塔加寺  寺院是藏族村落开展佛事活动的重要空间,也是传统村落中的标志性公共建筑。它不仅仅是居民的宗教活动中心,也是一个信仰者的聚集空间。它将信仰者、神职人员(活佛、僧人)和各种宗教仪式活动聚集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中,这个空间是宗教建筑和宗教艺术的结合体,是展开宗教活动的神圣场域。
  
塔加寺便是塔加村重要的精神空间。塔加寺位于化隆县城巴燕镇东南85公里今塔加乡西南附近。由第一世塔加活佛夏茸格敦嘉创建于明嘉庆元年(1522)。塔加寺曾有4次搬迁。最早建于塔加二村的东面,由于此地发生疫情,大批的僧人染病而亡,于是搬迁到豪龙下面地方;第三次搬迁到原寺址上方位置;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搬迁至现在豪龙上方的位置,之后进行了四次维修,至今约有百年的历史。该寺初期为萨迦派寺院,后改宗为格鲁派。据笔者调查,塔加寺现有18位僧人,最年长的僧人76岁,最小的僧人15岁。活佛1位,即第六世塔加活佛,13岁坐床,14岁赴塔尔寺学经,现31岁。

塔加寺历史悠久,宗教底蕴浓厚。主要由大经堂、旁经堂、如意八塔、经轮长廊、僧舍、煨桑台和明朝时期的一口石锅等构成。其建筑结构有砖木和土木两种,大经堂和旁经堂属于砖木结构,早期僧舍由土木结构搭建而成。现在已搬迁至寺院外周围,改为砖木结构。其中,明朝时期的石锅上面文字依稀可见,刻有宗喀巴大师的赞颂词。
   
塔加寺院每逢正月初一、初二、初三都会举行祈愿会;初九每家每户都会来到寺院念经煨桑折求护法神的庇佑;正月十五举行金刚法会,全村人民都会来参加。通过这些法会和仪式起到维持和强化塔加村民宗教信仰的作用,进而又强化其集体情感增强民族维系力,从而起到维系和巩固社会秩序的作用。

二、社会转型时期下百年藏庄的保护与传承

社会转型时期,城市化和现代化的浪潮中,传统村落的保护和传承显得尤为重要。“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古村镇绝不仅仅是保留一栋建筑、一条街,而是应该以文化场理论为关照,从自然场、社会场的保留和建构入手,全方位地保护少数民族古村镇使少数民族古村镇能够以生态化、活态化的方式传承下去。”③塔加村作为传统村落和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承载着整个村落的集体记忆,“记忆是一种集体社会行为,人们从社会中得到记忆,也是在社会中拾回、重组这些记忆。集体记忆依赖于某种媒介,如实质文物及图像、文献或各种集体活动来保存强化或重温”④传统村落中的文化空间蕴藏着当地居民深沉的地域认同感和民族情感,尤其是老一辈人那种强烈的文化自信和归属感。
1.传统村落与社会变迁在现代化的背景下:工业化城镇化迅速发展。生活压力的增大和外部世界的诱惑等原因,导致大量农村劳动力不断外流大部分青壮年外出务工维持生计。家中仅留有老人女人和小孩。在笔者的实地调查中,发现塔加村中大多是中年人、老人女人和小孩。家中的青年人去城市中打工,放假的时候才能回到家中。由于传统村落的“空心化”,使得村落缺乏维持自身发展的动力,村落中各项机制都发展相对弱化,处于一种缓慢或停滞的发展现状。    与此同时,由于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对原有居住环境的不满意构成传统村落保护的内部压力。

注释:

①王云:《 青海藏族阿柔部落社会历史文化研究》[M]

,北京: 民族出版社,2011年,第115页。

②金勇兴:《温州楠溪江古村落民居的文化价值》[J],《中共杭州市委党校学报》2002年第3期,第,46页。

③段超、洪毅、孙炜:《少数民族古村镇保护与发展的文化场域建构》[J]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2016 年第6 期,第,73页。

④王明珂:《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

这在塔加村也有所体现,近几年大部分的传统藏式民居被拆毁,直到2015年化隆县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措施,才将少数民居保留下来。

2.传统村落公共文化空间保护与建构  村落中的标志性空间是民族文化的载体,代表着一代人的记忆。建筑则是其最直接外在表现形式。塔加村民居和寺院最具代表性,其民居独具特色、体现当地历史文化底蕴。
文化空间作为传统村落最具有鲜活生命力的场域,是其文化传承的肥沃“土壤”。它能够反映某一群体代代相传的、与其生活密切相关的文化表现形式,也是村落居民在历史演变的长河中形成的民族认同纽带和认知空间。

一是超越世俗的人生意义:民族认同和宗教情感。塔加民居和寺院作为一种文化空间,它不仅是一种日常生活的聚集场所,更是一种超越世俗的纯净空间,是二者的结合体。它承载着当地老百姓的民族认同和宗教情感。

二是“向心引力”的宗教意义:宗教认知和民族记忆。寺院和民居是塔加村最核心的文化象征符号,也是各种宗教仪式展演的神圣场域。它强化了民众的宗教认同和集体记忆;时刻唤醒村民的文化自觉和杜群认同。它是一种宗教意义上的聚合空间。
三是文化保护与传承的民族意义:文化和历史记忆。“‘建筑是社会的史书’,乡土建筑是乡土社会的是史书库”。①民族建筑更是当地整个民族历史、文化记忆的积淀物。作为塔加村典型历史文化空间的塔加寺院,是举行各种宗教活动的集体空间,具有明显的文化传承和社会调适作用。“任何一种文化要存续下去,就必须进行自身文化的调适和再生产,以适应生存发展的现实之需。”③在现代社会的转型时期冲击下,塔加藏族村的保护和发展尤为重要,必须有效地激活其文化生命力,致力于当地民族文化特色的保护和传承。

注释:

①陈志华:《楠溪江中游古村落》[M] ,北京三联书店, 1999年。

②桂榕、张晓燕:《最后的碉楼——东莲花回族历史文化名村的历史记忆与文化空间》[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2年,第,98页。

编辑:杰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