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唐蕃和战中马球运动的传播和发展[图文]


时间:2018年10月8日  |   作者:逯克胜   |   来源: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5期  |   阅读:689  |   评论:0

——从青海地区所具备的重要位置和必要条件来看

作者:逯克胜,青海民族大学体育系教授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西部和边疆地区规划基金项目《青海少数民族传统体育可持续发展研究》(09XJAZH020)阶段性成果,发表于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5期,原文版权归原刊物所有。)

摘要

        本文依据学说、史料,对起源于吐蕃的马球运动的传播路线、阶段及途径进行浅析和考辨,然后对青海地区在唐蕃战争冲突和文化交流中马球运动的发展进行简单的梳理,并认为处于唐蕃中间地带的青海地区所具备的诸多条件,是马球运动盛行的有力保障。

一、马球起源和传播路线、阶段及途径

        1.马球起源

        关于古代马球运动起源问题,根据国内外的文献记载和有关文物资料,主要观点有三,即波斯说、中原说、吐蕃说,而其中吐蕃说更为大多数学者认可。著名藏学家王尧先生通过语言的途径来寻根溯源,在他的《马球(polo)新论》中指出,马球最早起源于吐蕃。著名学者阴法鲁先生在《唐代西藏马球戏传入长安》一文中也论述了马球源于西藏的观点。丁玲辉先生在《西藏的民族传统体育》中,对《格萨尔》史诗中的马球运动以及起源作出详细考证,对马球起源于吐蕃也表示认可。唐代最早记载马球的资料中,擅长此技的都是西蕃人,或称胡人。王赛时先生在《唐代马球综考》中引史据典,指出打球是西蕃人在长安城里首先兴起的,也就是说,唐人从西蕃人那里学会了打球。总之,在波斯说、中原说难以自圆的情况下,吐蕃说则相比之下较为可信。

        2.传播路线

        公元7世纪,吐蕃势力进入青海地区后,与吐谷浑发生种种事端,并直接牵动了立国不久的唐朝。唐朝和吐蕃开始接触,随后在羌中道、河湟道、丝绸之路等古道的基础上,形成唐蕃古道,交往日益频繁。从吐蕃首次遣使来唐到两个王朝覆灭前夕的近三百年间,军队、使臣、商贾、僧侣往来不绝,是唐朝与吐蕃之间政治、文化、商贸的主要通道。汉藏文化通过古道不断进行交流和传播,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文化运河”。起源于吐蕃的马球运动,也就是通过这条古道传播至长安,并开始盛行。唐蕃古道东起唐朝京都长安(今陕西西安),中经鄯城(今青海西宁),西至吐蕃王朝首府逻些(今拉萨)。全长约6000里,其中青海境内3260里,占全程一半以上,漫长崎岖的青海地段路线,对马球的传播至关重要,所起作用也就举足轻重了。

        3.传播阶段

        唐朝之前马球运动从吐蕃到中原地区,渗透渐进、施施而行。建唐后,马球运动由于受到朝廷重视,开始兴起。吐蕃带来了马球的技术和技能,而中原地区进一步完善了马球运动的规则和方法,唐蕃相互融合,加快了马球运动的传播速度,扩大了马球运动的规模,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唐蕃互补推动了马球运动的普及和发展。

        (1)萌芽阶段

        早期阶段是通过丝绸之路进行的民间传播,在时间上应该远远早于唐朝,马球运动从外部逐渐渗入到中原地区。这种观点亦被一些学者认可,他们索隐探微,提出唐朝以前中原地区局部地方的确存在小范围马球运动,大规模马球运动很少在官员和富商中兴起。笔者不在此一一列举。马球运动对场地和马匹的要求,显然不是一般平民所能达到,因而此阶段仅仅局限于吐蕃使臣群体和军队当中。

        (2)兴起阶段

        林思桐先生在《唐代马球探微》中,依据史料,爬梳钩稽,推断马球运动开始兴起时间大约贞观十五年前后。[1]此时马球运动从军中练武随之逐渐普及到民间,全国上下球场林立,打球成风,马球成为唐朝第一运动。这个阶段马球运动的传播和推动,以朝廷官方为主,在唐蕃战争训练和文化交流中,通过唐蕃古道开始大规模推广而盛行。此后关于宫廷、官员乃至书生从事马球运动的记载颇为丰富。马球运动兴起原因诸多,简单纳列如下:一是军事训练的需要,二是唐蕃频繁的交流,三是皇室贵族的喜爱,四是作战方式的转化,等等。本文对前期传播不做探究,只对后期在唐蕃战争冲突和文化交流中的马球运动传播略加考述,不揣浅陋,粗成一文,期望能做引玉之砖。

        4.传播途径

        赵利在《马球运动传入我国中原地区的路径分析》中指出,马球运动传入中原地区的途径是通过皇室,后逐渐扩大,即通过官方的影响先兴起于都城,之后逐渐在各地兴起的。[2]笔者认为,此说有失全面,因而不敢苟同。史料价值颇高《封氏闻见记》中有如下一段记载太宗常御安福门,谓侍臣日:“闻西蕃人好为打球,比亦令习,会一度观之。昨升爱此,骋为之。以此思量帝王举动,岂宜容易。肤巳焚此球以自诫”。还有在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中,也记载了很多关于唐太宗谈论朝廷官员和宫廷从事马球运动的利害问题。通过这些记载可以较为清晰地看出,马球运动为唐朝重视而兴起之前,马球已经在皇室之外存在,并已经在军队中作为训练项目而蔚然成风,才引起朝廷重视。当然任何一项运动的传播途径,往往不是单线条,大多是多线交叉、错综并进,马球也不例外。去蔓枝,留主干,传播主要途径应是首先在军队中盛行,而引起朝廷重视,继而通过唐蕃文化交流,推广和普及至全军以及全国。由于青海地区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了唐蕃冲突中的主要战场,青海地带唐蕃因长期驻军,不可否认在马球传播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二、马球运动在唐蕃和战中的发展

        1.马球在唐蕃战争冲突中的发展

        唐天宝年间,唐蕃双方在吐谷浑、西域、河陇地区冲突不休,日趋激烈。唐蕃双方为了遏制对方的攻势,开始在古道及其沿线诸城置堡驻兵,两国间的战争也是在唐蕃古道或其沿线发生,而当时唐蕃军事冲突中的主要战场都在青海地区。

        (1)由于战争兵种的变化,马球较之蹴鞠更加适合军队训练

        春秋战国时期,中原地区骑兵还不是重要作战兵种。至汉代,骑兵的骑术受到没有马鞍和马镫的限制,仍不是作战主要兵种,蹴鞠因其适合步兵训练,而在军营中作为主要训练活动一直存在。两晋南北朝和隋代的骑兵以重装甲披挂,笨重不灵活,难以开展马球活动。南北朝时期,当北方民族的铁骑兵打败了中原地区的步骑兵联合兵种,骑兵成了主要兵种,训练步兵的蹴鞠价值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吐蕃人创造的马球运动。马球运动与古代骑兵为主的作战形式极为相似,既可锻炼军人的身体素质、培养机智灵敏的反应能力,又能提高策马作战技巧,有利于作战水平的发挥,因而打马球成为骑兵部队重要的训练手段。随着吐蕃马球运动的开展,使这项在当时带有军事性质的运动走出了吐蕃疆域,由吐蕃经唐蕃古道传入唐长安,并向中原一带扩展,吐蕃马球的魅力使后来唐朝朝野上下竞向趋之,马球运动随之在中原兴起。

        (2)唐蕃之间的战争冲突,使青海处于前沿阵地中的马球运动场

        与吐蕃进行对抗,建设强大的骑兵部队是能够取得胜利的基本条件。唐代为了争取战争的主动权,建立其快速机动灵活的轻骑兵,唐太宗、唐高宗都曾下令军队要开展马球运动,以训练和加强部队作战能力。军队的驻扎,使唐蕃古道沿线成为马球运动的比赛场训练场。在前沿阵地,人喧马嘶、尘土飞扬,不一定是战争,而是一场马球比赛。

        公元七世纪中叶,唐蕃关系进入一个曲折复杂的历史时期。唐咸亨元年大非川战役后,吐蕃采用政治和军事交替手段,军事进攻重点仍在西域和河湟地区,两地的行动行为互为策应。唐朝遂在河湟地区和良非川(青海湖东北部)屯集重兵,两军对垒,战争不断。此后经过唐蕃和亲,又再次交恶,赤岭树碑,两方驻军日月山下。开元二十四年(736年)神龙盟约破裂,唐蕃争端又起,战火又是几十载。唐蕃以大非川之战为起点,双方进行了近两个世纪之久的对峙和争战,也就为马球运动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2.马球在唐蕃文化交流中的发展

        唐蕃之间出于各自战略利益,二者关系的发展并不是单线条的。许多时候,战争和通使交替进行。常常是和亲的使者还没有返回,但准备战争的大军已经踏上古道开赴战场。或者是战争还没结束,但通好合亲的使者已经踏上古道。

        (1)在唐蕃和谈、盟约期间,马球运动是两个王朝之间文化交流的“共鸣器”

        身处于青藏高原的吐蕃王朝,以牧为主,驰骋草原,骑兵的优势就格外突出。骑兵强大的作战能力,也是吐蕃王朝的“立身之本”。对马球的重视,主要在于此军事用途。与之抗衡和对抗的唐王朝,对吐蕃所具有的军事优势,自然为当政者格外关注。唐王朝为了在骑兵速度、歼灭力度上进一步强化作战能力,在军事训练中也尤其看重马球运动。马球的盛行,也是适应了唐蕃崇尚武力的需要,将马球运动系于国运昌盛,既是马球兴盛的文化动因,也是远大的政治策略。在唐、蕃两强的格局中,马球运动实际成为吐蕃王朝与唐朝激烈竞争的写照。在和谈、盟约期间,选定马球运动竞赛作为文化交流,自然就会引起共鸣和重视。

        当然除了马球的军事需要因素而被决策者偏重外,也不能忽视唐蕃王朝对马球的健身、健心和娱乐功能的认可。马球是唐皇和赞普共同都可接受和喜爱的体育运动,也是双方开放的交流渠道。共同的喜欢和认可,极易被双方所激赏和采纳,从而在文化交流中激荡出心理共鸣的音符。马球随之成为吐蕃与唐朝的重要外交工具,不断促进了汉藏民族之间的交流与融合。统治阶级对马球的共同认可,对马球这项运动来说,无疑是机遇,马球运动从此开始,在规则、场地、器材、技战术等方面得到不断的发展。

        (2)唐蕃文化交流中的马球运动

        《资治通鉴》卷209载:“上(指唐中宗)好击球,由是风俗相尚。”在军队广泛开展马球的同时,受唐中宗的影响,具有北方少数民族血统的皇室贵族们,也开始喜爱上了马球。唐中宗景龙三年(公元709年),吐蕃使者为迎接金城公主入藏来到长安,随行马球队与宫廷球队进行马球比赛。打了几局,“决数都,吐蕃皆胜”。唐中宗这才着急,下令临淄王李隆基等四位贵族马球高手组成队伍,迎战吐蕃队。《封氏闻见记》载曰:“玄宗东西驱突,风回电激,所向无前,吐蕃功不获施”。

        李隆基技艺娴熟超群,取得后面的胜利。赛后,吐蕃使者赞咄称赞曰:“临淄王真英雄也。”李隆基登基以后,经常打马球。此事被宋代画家画成《(唐)明皇击球图》,晁说之题诗曰:“阊阖千门万户开,三郎沉醉打球回。九龄已老韩休死,无复明朝谏疏来。”皇帝好马球,下至诸王大臣、文人武将,大多都“以此为乐”,朝野上下竞相趋之。唐朝历经19位皇帝,史籍记载喜爱马球的有11位。皇帝的爱好,也使这种带有政治外交色彩的文化交流,延伸到吐蕃以外与唐相邻的渤海、高丽、日本等国,其中马球比赛总是不可或缺的活动内容之一。马球活动促进了中原与周边地区的团结,而频繁的文化交流也使马球运动更加普及。

三、青海地区具备了马球运动在唐蕃和战中得以传播和发展的诸多条件

        1.物质条件

        青海地区作为唐蕃两大王朝的中间地带,充足物质资源,保证了马球运动传播和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

        (1)马。古代中原地区无良马,而古代青海地区生产良马,从东汉时期,汉朝就向西羌买马(见《西羌传》)。唐开元年间,唐与吐蕃把赤岭(今日月山)定为“互市”地方,交易以马为大宗。以后宋明至清初,茶马互市更加繁荣。此外,历代王朝在古代青海地区设有很多监和苑(即军马场),牧养良马,以备战事。青海湖周围吐谷浑地区尤以育马、驯马而著称,“青海骢”和“舞马”更是驰名中原。

        (2)球。中国古代称鞠,“以皮为之,中实以毛”,即皮制的球,如同拳头大小,也常以质量轻而韧性的木料制成,中间挖空,外表涂上颜色。打马球的棍子叫“球杖”、“鞠杖”。青海地区有辽阔的草原牧场和茂密的森林,畜牧资源及其丰富,具有了制作球具原材料。

        (3)球场。唐蕃古道路线走向必须沿着水草丰茂、地势辽阔地区通过,以解决牲畜食物补给和行走。青海段沿线,虽自然环境差异悬殊,道路险峻,途经草原、戈壁、雪山、沼泽,但大多地方地势开阔,适合纵马驰骋,也就适合驻军训练中的马球运动。

        2.人文条件

        古代青海地区大多经历了漫长的狩猎时期,河湟地区到“秦厉公时”仍“以射猎为事”,[3]从无弋爰剑开始出现农耕,但仍以畜牧为主、农耕为辅。青海也是历史上战争频发地区,民族迁徙、政权更迭中纷争不断。激烈残酷的狩猎活动和军事战争,孕育了青海古代各民族的尚武精神,形成了坚刚勇猛、彪悍强健、骁勇善战的民族秉性。马球运动崇尚刚勇,讲究冲突、速度和对抗。这种运动特点和当地特色鲜明的民族秉性所建立起来的人文条件,尤为一致和合拍,从而极易被接纳。

        3.地理条件

        (1)从“骑”、“球”结合的地理特点看。张元先生说“马球运动是游牧世界和农耕世界文化交流的结晶。具体而言,马球运动是游牧世界的“骑”与农耕世界的“球”“联姻”后的产儿。”[4]自古以来,青海河湟地区就是畜牧农耕交汇地段,处于唐蕃古道中间地带,这里农业民族和牧业民族交融依存,民间民俗活动丰富多彩,极易适合马球运动生根、发芽。

        (2)从唐蕃之间的地理位置看。在公元7世纪至10世纪的三百年间,唐蕃和战不休,两大王朝之间战争、和亲、会盟往来频繁,高原古道肩负重任。青海地处吐蕃和唐朝两个王朝的中间缓冲地带和边境地区,这儿即是沟通的桥梁地段,也是战争的中心地区,也就成了马球运动传播的关键地区。马球运从唐朝开始盛行,绵延千年,经过宋元,一直延续到明时期,为促进汉藏文化交流,乃至各民族间友谊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也成为中华民族体育文化大花园中一朵分外妖娆、无比璀璨的花。

参考文献:

[1]林思桐.唐代马球探微[J].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1985,(02).

[2]赵利.马球运动传入我国中原地区的路径分析[J].兰台世界,2012,(30)

[3](南朝宋)范晔.董卓列传[A].后汉书[M].上海:中华书局.1965.

[4]张元.“马球”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联姻”的宁馨儿[J].体育文化导刊,1993,(02).

编辑:杰青